南方彩票

                                                                          南方彩票

                                                                          来源:南方彩票
                                                                          发稿时间:2020-06-02 11:21:13

                                                                          一些政客通过其国内法院向一个主权国家追责,这种荒唐的诉讼就发生在当下。近日,美国出现多起就新冠疫情针对中国政府提起的要求追责和巨额赔偿的法律诉讼。

                                                                          赵立坚说,事实证明,民意不可违,企图搞脱钩,甚至发动对华新冷战,把中美推向冲突对抗,在中美人民之间制造隔阂的图谋不可能得逞。“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利用各种借口,对在美中国留学和研究人员的无端限制和打压,立即撤销这一错误决定,尊重和保障中国在美留学人员的合法权益。”【海外网6月2日编译报道】据CNN报道,三名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美国正向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部署现役军人,规模在200到250人,他们最快当地时间6月1日晚上可以抵达。CNN还拍到有军车现身白宫附近。五角大楼对此尚未回应。

                                                                          黄惠康认为,美国政府在因抗疫不力、备受诟病之时,使出“甩锅”推责的惯用伎俩,支持和怂恿针对中国的诬告滥诉。此举有违公平正义,与国际法特别是英美法系国家“禁止反言”的法律原则格格不入。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被称为COVID-19,这是权威的命名。但是美国一些媒体和政客执意要叫“武汉病毒”“中国病毒”。

                                                                          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黄惠康认为,美国炮制的诬告滥诉,违反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违反国际法上的主权豁免原则,也不符合美国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原则和相关规定,严重侵犯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尊严以及不受美国法院司法管辖的豁免权。

                                                                          诬告滥诉:违反国际法的主权豁免原则

                                                                          违法追责闹剧的接连发生,让国际法专家们瞠目。专家们认为,目前在美国法院提起的针对中国政府的诉讼,其实质是以国内法对抗国际法,以国内秩序颠覆国际秩序,违反多项国际法基本原则,是对国际法理的公然挑战。

                                                                          他说,这种“索赔”,违反国家主权平等原则。国家主权是国家最重要的属性,是国家独立自主地处理自己内外事务、治理自己国家的权力,是国家固有的在国内的最高权力和在国际上的独立、平等权力。国家主权原则是国际法最重要的基本原则。

                                                                          “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这是古罗马的一句法谚,国际法学家们从这一概念中引申出国际法的主权豁免原则,是指国家的行为及其财产不受他国管辖。实践中,国家主权豁免主要表现在司法豁免方面,即一国国内法院非经外国同意,不得受理以外国国家为被告的诉讼,因此主权豁免又经常被称为国家的司法豁免权。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国也是受害者。为抗击疫情,中国政府和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承担了重大牺牲。对受害者发起‘追责’‘索赔’的诬告滥诉,于实不符、于理不通、于法不容。”黄惠康说。